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民生热点
投稿

一个农民的真实“手稿”:日记见证农村变化

2018-09-10 10:02 作者:yzqxcb

共产党人记者

小到生活细枝末节,大到国家方针政策,固原市原州区张易镇田堡村63岁的农民白汉兵坚持写日记40年,从做工粗糙的小册子到装订考究的日记本,白汉兵写了大小十几本,字里行间透露着生活的变化、居住村庄的变化,也折射出改革开放40年以来宁夏农村的沧桑巨变。

1979:定产到田 责任到户

1975年至1977年,宁夏南部山区连续三年遭受冰雹灾害,给农作物造成毁灭性打击,原州区张易公社更是深受其害,庄稼几乎绝产,老百姓的吃饭一下子成了大问题,群众生活陷入绝境。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张易镇干部群众愁得睡不着觉。白汉兵日记中记载了当时的情况:1978年元月的一天,时任张易公社党委书记的郭兴海一行四人来到中山生产队,和生产队队长赵天禄等人连夜商量看有没有什么法子能让群众不饿肚子。赵天禄是一名老生产队长,经验丰富,几番商量之后,赵天禄提出了一个‘惊天’的想法:把洋芋地包给农民个人种植,秋收时交够生产队的,剩下的就是个人的。当晚参加商议的共有8个人,有赞成的,有担忧的,争议不休。商议到凌晨4时,郭兴海拍了板:不要供应粮还能解决群众吃饭问题,不妨一试!”

第二天,赵天禄紧急召开生产队干部会议,将生产队35亩马铃薯地承包给农户,承包标准是秋后每亩上交600公斤马铃薯。当年天公作美,马铃薯大获丰收,亩产达到1600公斤,每亩上交600公斤后还剩余1000公斤,剩余部分人均180公斤。前一年还挣扎在死亡线上的社员,一下子解决了饿肚子问题。

心里直打鼓的郭兴海这下心里有了底。1979年,张易公社在73个生产队中推行“定产到田,责任到户”的生产责任制,到1980年春节前,全公社13个生产大队、139个生产队,全面实行生产责任制。

据固原县志记载:张易公社实行承包制一年,当年公社粮食产量达到730万公斤,油料作物产量为33.5万公斤,分别比上年增长59%139%。社员口粮由上年人均81公斤,增至162公斤;人均收入由31.96元增至48元。

198010月,自治区党委召开会议,传达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农业生产责任制的几个问题》,交流各地建立农村生产责任制经验,研究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农村生产责任制的措施。

198211日,中共中央第一个关于农村工作的一号文件正式出台,明确指出包产到户、包干到户都是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生产责任制。

至此,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如一粒种子,在改革开放春风的强劲吹拂下,遍撒宁夏山川。

2006:种地不缴税国家还给补贴

现为张易镇汉兵淀粉公司总经理的白汉兵,“包产到户”时18岁,全家6口人分到24亩地和1头毛驴,1979年秋天,白汉兵家收获500公斤麦子、2500公斤马铃薯。白汉兵回忆起那年的春节仍旧历历在目:“张易人第一次过年时不用出门讨饭,除夕夜,家家蒸馒头,户户放鞭炮。”

吃饱肚子的白汉兵,有一个更大的梦想,他在日记中写道:“我要让自己和在这片土地上刨食的乡亲们,活出个样来!”

1992年,白汉兵成为张易镇第一批个体户,人送外号“白三万”。

2000年,张易镇马铃薯大面积滞销,“救命蛋子”被人当球踢。“在低标准时期,尝过饿肚子滋味,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产生了自己办企业的想法。”时任张易镇田堡村党支部书记的白汉兵,拿出多年经商积蓄,加上银行贷款,办起了汉兵淀粉公司,敞开收购农民的马铃薯,一下子解决了马铃薯出售难问题。第二年,农民种植马铃薯的积极性高涨,张易镇马铃薯种植面积翻了一倍。

200611日,农业税条例废止,农民彻底告别了缴纳农业税的历史。废止农业税条例,使解决“三农”问题步入了一个新的历史起点。

白汉兵笑着给记者翻开200611日的日记:“在农民的思想意识中,种地纳粮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近年来国家对咱农民格外照顾,就连农业税都不交了,村民敲锣打鼓放鞭炮,村子里大街小巷到处洋溢着浓浓的喜悦气氛。”不仅不用缴税,种地还有补贴。“20061123日,领取补贴款28元。”这是白汉兵的日记里第一次出现领取农业补贴的记录,到2017年,这个数字已经变成480元。

随着农业生产方式的变革,2009年,白汉兵又先人一步,流转土地260亩,搞规模经营,形成马铃薯产业产加销一条龙,在张易镇这片土地上开始了新的土地改革。截至目前,白汉兵共流转土地1600亩。2018年,汉兵淀粉公司与2300户农户签订订单,其中,350户建档立卡贫困户今秋马铃薯收入可望达到600万元。

2018:乡村振兴路上稳步向前

记者沿着公路一路行,一路看。青瓦房、土院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红瓦房、砖院墙,养殖棚一栋接着一栋,村道都是水泥路。

出了张易镇街道,南行两三公里就是田堡村。村支书李克学告诉记者:“和改革开放前村民山上住窑洞相比,田堡村现在居住环境改善了,农民生活条件可好多了。田堡村的危窑危房改造工程从2007年启动,7年时间,330户土坯房全改造了,只有常年在外打工和自发移民的40多户没有改造,今年争取全部改造。2016年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430元,2017年增幅10%,达到9273元。”

村民邵建刚家紧挨村部,新建的房屋还没有铺地板砖。“这房子要压地暖,前台还要用阳光板包了。”邵建刚不在家,父亲邵连贵和母亲吴改梅说,房子改造花了7万多元,享受危房改造补贴和养殖补贴3万多元。

邵建刚是村里的致富能人,2017年包工建了20多栋新房、10多栋牛棚,能挣15万元。“老汉身体不好,在家干家务。我去年跟着娃娃干,一年能挣6000元。”吴改梅没有想到,快60岁的人了,待在家里还能挣这么多钱。

新建的房子,新打的院坪,更显眼的是两个带卷闸门的车库,这是村民谢飞家的新气象。

“掌柜的去哪了?”李克学进门问。

“一大早就让人叫去铺地板砖了。都说他铺得好。”女主人王岁女说起男主人,脸上满是自豪的笑容。这几年,小两口的务工收入一年下来有五六万元,家里建房修院,买了小轿车,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随着经济的发展,各种惠农政策越来越多。国家在“三农”上的投入让田堡村里的一切都在慢慢发生改变,这些都被白汉兵写进了日记里:政府投资修建了水塔,家家户户用上了自来水;水泥路铺到每户门口,“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灰”成为历史;村民服务中心翻修一新,党员活动有了场地,定期开展组织生活;村里修建了活动广场,每天在广场上唱歌跳舞的人多了,打牌的人少了;我学会了拉二胡和谱曲,写的一些简单的歌曲和快板书在村民间传唱;农民有了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孩子上下学有校车按时接送;扶贫工作队进驻村里,大家离共同富裕的目标越来越近…… 

农村发展,是衡量中国社会进步的重要方面。农民记忆,是乡土中国迈向现代中国的真实“手稿”。时光向前,白汉兵这部真实的“手稿”也将续写新篇。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原州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原州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原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5